首 页 > 企业文化 > 经验交流 > 详情
《1984》书评
发布时间:2014-12-05 ┊ 阅读次数:860
 
    无可怀疑,《1984》是本伟大的书,在看到一半的时候我就这样想。它是一本思想沉闷的书,却有着吸引人的力量,它能让人从心底不由自主地想到“伟大”这个词。
    书中充满着令人感到无助绝望的味道,翻开的每一页里都散发出阴冷潮湿的空气、水泥和秋雾。乔治奥威尔(作者)并没有把一本反极权、反乌托邦的小说写得神秘虚幻,我在书中看到的点滴都觉得真实,虽然书中的情况和现实相差甚远,但总有什么令我感到:如果不小心便会成为书中那样,这使得《1984》在我脑海里脱离了寓言而成为预言。无怪有评论家说:“多一个人看《1984》,就多一份自由的保障。”《1984》中的世界在作者笔下严密、真实,书中渗透出的点滴理论,其严密程度甚至到了令我震惊的地步,它是奥威尔对政治哲学思考的结晶。
    关于这本书,有几个关键词是不得不提的,首要便是“新话”。“新话”在书中的作用不可说不大,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与温斯顿(书中角色)一起,在污浊的食堂里第一次听到赛麦(书中角色)滔滔不绝地讲述新话之作用时,我作为读者隐约感到的惊骇。“新话”无疑是强大的、有效的,在思想控制上也是极为重要的,它是将人类经验和记忆抹消的重要手段。在温斯顿的那个年代,“新话”还未完全普及,一些“革命前”的事物还留着淡淡的痕迹,所以社会才有反抗的可能。等“新话”逐渐成为唯一语言后,我想,反抗,关键性的、自觉性的反抗也就无从谈起了。奥威尔能够想出“新话”这种社会存在,这与他自身遭遇是分不开的。在前言中,奥威尔侄女的话给了我极深的印象,“他的一切疙瘩都来自这个事实:他认为他应该去爱他的同胞,但是他连同他们随便交谈都做不到”。奥威尔痛恨自己的上等阶级口音,这生长在他血液里的语言成了他和他想为之斗争的阶级间的壁垒。再者是“思想控制”。尽管你在行为上没有与权力集团的要求相违背,但思想上的稍有偏尺却是要受到深深迫害的。从前暴虐的政权只是你能触摸得到的残忍,但在此(温斯顿年代)则是要将过去的你完全消灭,试想一个人亲手埋葬以往的自己是件多么可怕和痛苦的事。为了这个目的,他们不惜花费大量时间精力,动用诸多手段,软硬兼施,使你能尽快从思想上、感情上、内心最最深处都成为他们的人或者受他们控制的人。你只能想他们让你想的,相信他们让你相信的,愤怒他们让你愤怒的……你个人的思想和记忆全都是“虚假记忆”,他们的话才是事实。你必须“自觉”但又“不自觉”地相信,即使从逻辑上有多么荒谬,哪怕那是“2+2=5”那也是对的。在书中的那个年代,光是坚持相信是不够的,要坚信极权的每一句话。当他们说的与从前不符时,你也要无条件相信,并要迅速彻底地忘记从前和现在不相符的地方。这就是“双重思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这需要人“能够一方面对逻辑进行最微妙的运用,接着又马上忘掉最明显的逻辑错误。主持这一切的,是以唯心唯我主义为世界观的核心党员们”,“当唯我主义成为集体唯我主义时,这一切就几乎成为牢不可破的了”。是的,牢不可破,作者已经为读者的每一个疑问都事先准备了答案。发泄和维持,是永不会停止也永不会有真正胜败的战争;形成社会的原因,是对权力的绝对渴望。我们能稍微提出异议的地方,也仅仅是由于他1948年的时代局限才产生的。
    只有一个问题是作者没有回答的,“无产阶级到底会不会推翻这一切。”书中反复出现温斯顿的感叹:“如果有希望,希望在无产者中间”,可这个答案和猜想又在奥勃良(书中角色)的书中,以及后来温斯顿的思想改造过程中被一再推翻。无产者无疑是力量之源,但他们根本没有“自觉性”,只要他们还活得下去,他们就会安然地活着、工作、生产、繁衍。更可怕的是,如果生产力没有发展到必须为他们进行更高的教育时,他们根本不能理解一个全新的不同的世界,即使在某人或某些人的领导下进行了革命,也是盲从的。这也是我们在某些时段为何会如此狂热执着,历史上的革命果实为何总会被窃取等情况的大致意思,因为无产阶级很易受人控制。社会的最底层阶级,作为力量最大的部分,根本没有判断力,他们只是在反复被利用。这在今天也并不可能完全消除,无论是标榜自由的国家,或标榜平等的国家,似乎所有的统治组织都有一个共识:无产阶级要学习更多的知识,但不能让他们太聪明。
    还有“反抗”。这东西往大说叫革命,但为了和书中的“革命”相区分,还是暂且称其为“反抗”,何况书中的反抗还远未达到革命的水平。从书中可以看出奥威尔对反抗抱着一种希冀的怀疑。中产阶级的反抗是不会对社会带来根本改变的,而无产阶级的反抗还只是一种愿望,于是个别人的反抗就只能是软弱的,苟且的。温斯顿和裘莉亚第一次亲密接触前对她说:“你有过的男人越多,我越爱你”,那时候,任何腐化堕落的事都使他(温斯顿)感到充满希望,他认为动物的本能,简单的不加区别的欲望就是能够把极权搞垮的力量。
    作为一本反乌托邦的小说,乔治奥威尔做到了细致精巧,对于像我这种厌恶政治讽刺小说的人来说,能有耐心而有味地看完这本书,这就是在最肤浅意义上地表明了这本书的可贵之处了。(易难)
企业荣誉
更多
公司以强大的综合实力、良好的工程质量和产品先后被评为国家建筑工程鲁班金像奖、国家优质工程金奖、国家级土木工程"詹天佑奖"、国家银质奖、四川省天府杯金奖、四川省质量、信誉"双信"单位、四川省工程质量信得过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