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

与卡带CD的那事儿(乔敏)

作者:admin 2019-09-05 10:11 阅读:59
        其实,我是一个音乐节奏感不强的人,并不擅于歌唱,但十分热爱收集卡带CD及相关的物件。
        每次有朋友到我家做客,他们最强烈的印象就是惊奇于我书房里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卡带与CD,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各类音乐,有脍炙人口的,也有前所未闻的。曾有朋友问我是否因当下网络平台数字音乐的下载试显得更加科技化而没淡化了某些固有的情感,所以才让我如此热衷于收集各类卡带CD。
        怎么回答呢?如实回答只是因为一种情怀,会不会觉得过于矫情呢?但于我而言确实是多年以来仍能触碰到的青春记忆,及多年以后依然存在的时光载体。
        小学时代,记忆里依然还有家中的燕舞牌录音机与几盒歌手合集卡带,父母闲暇时会播放几首歌曲一起欣赏,父母比较喜欢彭丽媛、董文华、宋祖英、阎维文、刘欢他们的歌曲,而我则更中意好听的歌曲,比如周华建的《花心》、艾敬的《我的1997》、指南针乐队的《随心所欲》、张楚《姐姐》等歌曲。
        中学时代,母亲为了鼓励我好好学习英语特意买了一部Walkman,而我却渐渐有了自己喜欢的歌手,也开始渐渐存钱买卡带,比如陈明的《寂寞让我如此美丽》、惠特妮·休斯顿的《The Bodyguard》、艾敬的《追月》、郑均《赤裸裸》、许巍的《在别处》等歌手的专辑卡带。那时候,关系要好的同学之间还会经常互换卡带听,也正时那时的卡带交换互听让我更加喜欢上音乐,以至于在我中学两年多作体训生期间,各类音乐陪伴我熬过了每一个清晨与傍晚枯燥疲劳的专项体育训练。
        大学时代,我渐渐接触到广播电台,于是也接触到更多类型的音乐,当然那时候的卡带已渐渐早于CD退出主流市场。经过在大学广播台一年多的锻炼后顺利在当地电台开始兼职,同时也正式与CD结下了至今延续的情缘。当时,电台里的各类音乐排行榜正进行的如火如荼,每隔几天都会收到各家音乐公司邮寄过来的歌手打榜宣传CD,有简装的合辑CD,也有精装签名的个人专辑CD。
        上班后,我有了相对稳定的收入,自己也逐渐开始养成定期购买CD的习惯。为了更好的收藏自己的各类CD与卡带,我根据儿时对音像店的记忆专门设计CD卡带柜架款式,然后找专业木匠来制作,同时也对CD卡带进行相关分类,便于更好地保存与查找。
        每一次收到CD,我习惯性地先认真欣赏CD外包装,再拆封翻看盒子里的歌词本及写真画册,然后再用CD机欣赏歌曲,让音符与歌词在我的脑海里无限碰撞,构画出各种场景,任由自己下意识地开启脑海中一段又一段的别样旅行。
        如今,实体音像店日趋淡出,大多数音像店已扎根于网络平台,虽然更加方便寻找与购买,但我内心总感觉少了一点什么似的。随着全国各家音乐公司已开始在网络音乐平台上施行收费音乐试听及下载,对部分音乐发热友的固有习惯模式的确产生一定性的冲击与变革,但这一种变革的确更好地避免了各类音乐盗版盗权的情况发生,进一步合理化地保障了音乐公司与音乐人的版权权益,同时也是一种社会快速发展中进步的具化体现。
        记得大学时期在电台兼职那会儿,一周五档直播节目大多数与音乐有关,不经意间默默有了一个与卡带CD相关的梦想,希望待自己一切稳定后能在一个合宜的地方开设一家与卡带CD相关的饮品休闲店。而今,我已逐渐知道这一个梦想实现的可能性是愈发渺小,但回头望望那些悄无声息流逝的时光,那些卡带CD里的音乐却依然存在,播放出来的全是流淌在记忆深处的喜怒哀乐,就如那些曾经遇到过的人与发生过的事情,在生命过往中刻下了或浅或深的印记。

最新评论

我要投稿 我要评论
限 50000 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