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

平静的夜(卢小康)

作者:admin 2019-09-05 10:07 阅读:52
        那是一个平静的夜晚,什么都没发生。
        临近春节,月光清冷。老张拖了个小凳子,一个人坐在门边抽起了烟。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他眼睛里的沧桑,似乎和这月光一样孤独。
        老张是铁路工人,常年随项目部漂泊在外。这次春节轮到他值守,其他员工都回家去了。平日里充满生气的项目部因为大家的各自团聚而变得清冷起来。
        过年老张其实也是想回去的,家里写信也希望他过年能回来。他已经两年没见过他儿子了,都快忘了孩子长什么样子。奈何项目地处偏远交通不便,来回所耗代价太大,就一直没有回去。今年老张本打算是回去的,可是项目经理说必须留下一人来看守项目部的财产,怕施工工具被盗。会上看到大家的愁容,他心软了。他主动申请了留下来。
        老张所在的项目部在一个山脊上。他们的任务是贯穿这座大山,打通这片大地与外界的联系。经过两年半的艰苦奋斗,这条隧道已经打通了一半多了。
        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虽然只有老张一个人在这,但他依然每天都要去巡查一遍驻地。白天在崎岖的小路上转一转,晚上就去漆黑的隧道看看。渐渐地,荒山布满了他一个人的足迹。一路陪伴他的只有他那老旧的烟袋。孤单的身影走过,身后卷起一圈淡淡的青烟。
        那一晚,老张和往常一样,吃了晚饭,就拖了张小板凳坐到门口抽起了大烟。月光干净地洒落大地,风静悄悄的。老张坐在门口发了会儿呆。烟丝从嘴角冒出,缓缓向上,神游万里之外。当烟卷染进烟斗,老张就起来了,他又要去隧道看看。
        只是今晚的隧道并不如往常安静。老张发现隧道口有人,里面还有些响声时不时传出来。老张有些害怕。在这荒山野岭的晚上有人出现在这种隧道,肯定是有人打起了隧道里存放工具的主意。
        老张犹豫再三,还是过去了。
        洞口那个人看见老张来也不惊慌,依旧是斜倚在洞口,手上拿着一卷纸烟。夜幕笼罩,黯淡的月光让老张只看到一个漆黑的身影和一个红点。应该是点燃的烟。离那人还有两三米的距离的时候,那人说话了。
        “你回去吧!就当什么都没看见,我也没看见你。”那人说完又抽了口烟。
        老张明白他的意思,可是他知道他不能退缩,有的原则不能破。老张没有理会他,直接朝隧道里面走了去。
        那人怒了,直接一脚将老张踹倒在地。“老子说话你他妈听不见是吧!老子叫你别进去是为你好!大过年的,我们不想杀人!你他妈别不知好歹!”
        老张也没还手,可是他语气坚定:“这是我的责任!我不能看着你们抢我们的东西!”说完似乎也忘记了害怕,就火急火燎地朝隧道里面跑去。门口望风的人愤怒的掐掉了烟头,“他妈的!不知死活!”也亦步亦趋地跟了进去。    
        月光照不进这幽暗的隧道里。老张打开了队里的手电筒。一边跑一边喊:“住手!住手!你们不能拿那些东西!”大约跑了二三分钟,他终于看到了前面有光,有人影晃动。里面的人大约也听到了老张的呐喊,手拿长刀围成了一排,有恃无恐,举着火把安静站着等老张进来。
        “老大!这个人我没拦住,要不要做了他!”外面的马仔跟了进来,对老大说。
        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大汉,浓眉大眼的。身着布衣,手里举着火把,眼睛瞪得滚圆,他似乎极力想把老张看清楚。
        “你出去,守着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人。”布衣大汉盯着老张,却在对马仔说话。而他们就这样四目相对,气氛沉凝。
        “你不该进来,我们只想越货,不想杀人。我给过你机会。可你进来了,那就怪不得我们了。动手!”布衣大汉显然不想耽搁,只想尽快处理掉老张这个麻烦。
        “等等!你们别拿这些东西啊!它们对你们也没什么作用啊,你们为什么要拿他们啊!”老张情绪激动,他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处境。“你们拿走了这些东西我们来年怎么开工啊!你们要我什么东西我都可以给你们,你们别抢这些东西啊!”
        布衣大汉闻言,制止了大伙。神色冷峻。试探性地问到“你还有什么?”
        老张似乎看到了希望,便对他们说:“我还剩点工资,我把我剩下的工资都给你们好不好。?!”
        布衣大汉咧嘴一笑。“你工资有多少?”
        老张细数,竟将半年来他收到的工资一分一厘的告诉他们,他说:“我每个月工资扣除其它一共12.5元,我这半年来一共存了75元。因为过年我回不了家,所以我寄了50元到家里,现在我还剩下25元,你们都拿去吧,别拿这些东西好不好?”
        大汉似乎来了兴趣,一问一答地二人竟然逐渐攀谈了起来。
        “你不怕死吗?”大汉状做凶狠,将刀架在了老张的脖子上,轻声问到。
        “我怕!可是这是我的责任,我不能逃避我的责任。就算死也不能。”老张回答的很平静。
        “那你为什么愿意把你的工资分给我们?是因为害怕吗?”这时大汉让大伙儿散开了,他自己则推到后面一个沙袋上坐下了。
        “不是。你们能想到来劫持这里的东西,想来你们也应该是处境艰难。我们其实差不多,只是我觉得你们的处境比我更差些。所以我愿意把我的工资分给你们。面对困难,大家互相帮助,这是我们队里的准则。”
        “那你为什么把这些工具看得这么重要?”大汉示意老张也坐,并点燃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老张也找了个沙袋坐下了,拿出了他的烟袋,也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我的家乡和这里差不多,也是一个非常偏远的地方。闭塞的交通使我们和外界无法沟通,资源、信息流通非常缓慢。要想富,先修路啊!我就想啊,如果铁路能够遍布全中国,那我们的日子将会有多美好啊!我们可以在一两天里就能见到千里之外的亲人,我们可以坐着火车去看外面的世界,想想就很美好。所以我来做了一名铁路工人,踏踏实实地为祖国的铁路建设做贡献,虽然日子很苦,可是我觉得很开心。当工人十几年了,什么样的困难都遇到过,但是我们从没放弃过。工具是我们前进的力量,有了这些工具,逢山开路,遇水架桥,我们就什么都能干!但是没了这些,我们就没法儿展开工作啊!这条隧道已经打通接近一半了,再过半年,我们就能打通它了,到时候这边的县城就再也不是封闭的了!大家的日子也会慢慢好起来。如果你们拿走了它,我们可能需要从很远的地方再调过来,有的还不一定有,所以如果这些东西丢了,这里的工作进展至少要再慢两年以上!所以这些东西,关系着太多人的命运。项目部信任我,让我来看守它们,所以我必须尽到我的责任守护它们!”说完,老张又抽了口烟,神色悲凉。“如果你们一定要拿走这些东西,就先杀了我吧。我这里还有一封早就写好的遗书,希望你们能寄给我的家人!”
        布衣大汉盯着老张看了许久,朝老张走了去。
        布衣大汉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做了一个撤退的手势,就带着这群人离开了。什么也没拿走。
        老张睁开眼已经是几分钟后了。汗水已经打湿了他的衣裳。他又抽了几只烟,才慢慢走出去。
        出了隧道,老张慢慢地朝项目部驻地走去。脚步轻浮,像是被抽光了所有力气。月光依旧散漫地洒着,没有一点变化。快到驻地的时候,山脚下的县城里放起了烟花,一颗一颗五颜六色的煞是好看,只是风一吹就不见了。老张看了好久。
        老张回去洗了个澡,就睡下了。黎明时分,老张就又起来了。似乎什么也没发生。
        是啊,那是一个平静的夜晚,什么都没发生。

最新评论

我要投稿 我要评论
限 50000 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