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

师  父(胡若愚)

作者:admin 2018-04-24 14:52 阅读:174
        入行前我听过两句老话,一说“三年学艺,两年效力”,二说“教会徒弟饿死师父”,说的都是拜师学艺难。毕业后进公司,趁着“传帮带”的大好机会,我有幸和我师父结下了师徒之缘。
        不得不说我和师父是真的有缘!师父不仅和我父亲同年同月同星座,名字重一字,就连手机号最后4位数字都重合!星座和属相相同的人总有很多相似处,因此在师父身上我总能看到我父亲的影子,莫名就感觉亲近。
        师父是金牛座,性子沉稳又不失幽默感,没来公司前,我常常担心相处的问题,但当我见到师父之后,我发现我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师父对新员工非常关心,有新任务都会耐心的教我们,对于新人提出的问题也会耐心的给予回答。除此之外,师父还发扬了金牛座一大特色-对自己抠,对身边的人大方体贴。我刚来公司的时候过的很拮据,他出去遛弯买了时令水果总要分我尝尝;师父不抽烟不喝酒,他过生日我想请他下馆子搓一顿,他摇头摆手“食堂吃多好又干净花那个钱干啥子”;他月月给家里打钱,每天走着路还要看看QQ上几毛钱的收益;他建议我发了工资要有计划,早早攒钱好讨媳妇,我于是不再大手大脚;在学校时我总不吃早饭,常有胃痛,工作后每天跟着师父早起吃面喝粥,不仅体质越来越好,工作也劲头十足。师父长辈一样的关怀,让我在异地他乡也能感受到家人一般的温暖。
        师父工作的早,大大小小的工地见识的多,虽然主管测量工作,但是各方面的技术工作都有涉猎,我们工程部的小伙有啥问题都爱问他,他也从不嫌烦,每次都会耐心的一一解答。跟着他工作干活,总能被他身上那股子干劲感染,自己都变得更有干劲,以至于后来遇到测量需要帮忙的时候,我们工程部的小伙都抢着去。测量工作要求细心严谨,我从小就粗心马虎,开始总是丢三落四,算数据做交底常常出问题,师父不急不躁每次都要验算复核,我跟着他也渐渐变得仔细,毛躁的性子也越来越沉稳。测量工作辛苦异常,但师傅从来不叫苦也不喊累。夏天大太阳二三十度在基坑里放样,汗水顺着他安全帽的带子滴在钢筋上,留下一滩水渍;二等水准测量抱着仪器扛着脚架,一走就是好几公里的来回,我们几个壮小伙满脸苦色、气喘吁吁,师父抹一把汗哈哈一笑“几个小伙子要多锻炼哈子,来整完请你们喝水”;北京冬天的风呼呼地响,刮的脸生疼,手机揣在兜里都能冻关机,我的手指脚趾也常常被冻的失去知觉,师父把控制点上的冰和冻土扒开“小胡,戴我的手套,这个厚些”……工地隧道里阴冷潮湿,呆的时间一久师父浑身上下长了大片大片的带状疱疹,火烧火燎的,坐着都疼得咧嘴,就这样师父还天天带着我上工地放线。师父五十多岁了,他把半辈子的青春和热血都交给了工地、献给了公司,我坚持不住喊累,他就给我讲他年轻的时候:工地上都是员工自己上手干,搬水泥扛枕木,到我们这代,已经很幸福了,公司效益好,工资也比以前高。只有我知道,他怎么可能不累,只是咬紧牙关坚持着,作为徒弟的我就更不能示弱,去年导线复测,我滑囊炎复发,疼得整宿整宿睡不着,但是没办法现场停工挂好钢丝铅垂,愣是全部测完符合限差要求了才请假休息。工作上师父一直是我的榜样,再过几年他就要退休了,我就想踏踏实实跟着师父把本领学好,像他一样把测量干好干精,一步一个脚印,在工地上干出个样来,也不枉从前吃的苦、流的汗。师父性子温和,人也儒雅,从不和人争辩什么,他的傲气都在骨子里,一张图一架仪器一台计算器,眼前的钢筋混凝土就跑不偏一分一毫,这其中的偌大成就感,相信每个扎根工地的测量人都深有体会。
        师父用他的一言一行,几十年如一日认真的工作态度在不知不觉中感染着我,他把自己积累多年的工作经验和本领一点一滴传授给了我,他对我的影响刻在了每一天的工作和生活中,刻在了我们共同热爱的工地上,也刻在这每一方混凝土每一根钢筋上。

最新评论

我要投稿 我要评论
限 50000 字节